丹东铁道交通运营管理中专学校网站为您提供丹东铁道交通运营管理中专学校怎么样?好不好?如何?有哪些专业?本溪水利工程学校学什么专业最好?以及丹东摄影技师学校官网招生简章等最新信息。

综合新闻中心 > 热门新闻

北京SKP商场拒外卖员进入引热议 三个问题还有待讨论

点击次数:732191916次 来源:富县新闻 发布时间:2020-07-13 09:18:43 编辑:

[丹东铁道交通运营管理中专学校网站为您提供丹东铁道交通运营管理中专学校怎么样?好不好?如何?有哪些专业?学什么专业最好?以及2017丹东铁道交通运营管理中专学校官网招生简章等最新信息。]


原标题:北京SKP商场拒外卖员进入引热议,这三个问题还有待讨论

7月11日,一名微博博主发布视频称,其在进行外卖员职业体验时,身着外卖员工作服去北京SKP商场取外卖,被拒之门外,保安称“穿外卖工作服无法进入”。“商场有权拒绝外卖人员进入吗”引发热议。

知道君就此致电北京SKP商场,工作人员回应,该商场有固定的外卖取餐模式,为外卖员准备了专门等候区。今日中午,北京SKP官方微博发布声明称,SKP对于顾客和工作人员设立不同的进入通道,外卖骑手在内的各工作人员需按规定统一从员工通道进入;各大门为所有顾客专门开放。

今日,知道君在北京SKP商场西二门入口处看到,该处摆放一则通知称,为做好疫情防控,商场对餐饮外卖全部实施“定点取餐方式”,即所有餐厅将打包完整的顾客餐品送到指定位置。

商场有权禁止外卖员进入吗?以“身着外卖工作服”为由拒绝外卖员进入合理吗?商场应该一视同仁让外卖员与顾客同时进入,还是应该为外卖员设立专用通道?对于这一事件引发的争议,知道君也专访了几位法律人士和视频制作者本人。

北京SKP商场拒外卖员进入引热议,这三个问题还有待讨论

探访

商场外设置三个取餐点位,商户送下楼交给外卖员

知道君今日在北京SKP商场西二门入口处看到,该处摆放一则通知称,为做好疫情防控,商场对餐饮外卖全部实施“定点取餐方式”,即所有餐厅将打包完整的顾客餐品送到指定位置。

北京SKP商场入口处,张贴着关于外卖员取餐点的提示。新京报记者 李凯祥 摄

一名商场安保人员介绍,商场按照商户楼层及区域分配,固定哪家餐厅在哪个点位取餐,在两个员工通道门口和一个靠近地铁站的出口,设置了三个专门的外卖员取餐点位。

商场一名工作人员向知道君表示,商场的取餐模式一直都是这样的,在疫情之前便是如此,即设有外卖员的专门等候区,外卖员到达商场后跟商户联系,由商户将餐食送到楼下。若干名商场安保人员也向知道君证实了此事。

一名商场地下一层的餐饮商户工作人员告诉知道君,商场此前便有相关规定,外卖订单由商户统一送到商场外的指定点位。“这种方式对我们商户而言没有什么特别的好或者不好。不太方便的地方可能是我们需要折腾一下,把餐食送到外面;这样做的好处大家也都能理解,就像现在疫情防控期间,能够降低不少风险。”

针对商场工作人员是否必须走员工通道进出这一问题,该工作人员给予了肯定的答复。她称,根据商场的规定,其作为商场工作人员进出商场必须走员工通道。“这个是我们行业的规定,商场的工作人员都要这样,包括我们下班的时候要检查自己随身携带的包,确认无问题之后才可出去。”

一外卖员自述曾因进商场取餐被保安报警

一名在商场外等待取餐的外卖员向知道君表示,由于其之前接过该商场的外卖订单,了解该商场的相关规定。“对我们来说肯定是不方便,因为要等的时间相对较长一些。毕竟商家不是一单一单将外卖送下来,而是一批一批送,这会增加我们的等待时间。”该外卖员表示,其今天这个订单已经等待了大概20分钟。

针对SKP商场不允许外卖员进商场取餐一事,该外卖员表示,会觉得心里有一点不舒服。他告诉知道君,其昨天“偷偷”以顾客的身份进商场取餐,但因手拿贴有流水单的外卖,被安保人员发现并“扣住”不让出来,安保人员对此进行报警处理。据该外卖员介绍,警察抵达后,“说了他们(安保人员),说不能限制人身自由,然后就把我放了。”

对于该安保人员表述的这件事,一名SKP商场工作人员表示,其并不掌握相关信息。该工作人员称,鉴于多种原因考虑,外卖员应该在商场外的固定区域取餐。

当知道君问及“倘若外卖员穿着外卖工作服能否进商场购物时”,该工作人员表示,“完全没问题”,“走正常的进商场流程,出示健康码,无论穿什么工作服可以进商场购物。”

观点

商场有权禁止外卖员进入吗?以“身着外卖工作服”为由拒绝外卖员进入合理吗?商场应该一视同仁让外卖员进入,还是应该为外卖员设立专用通道?知道君就此采访了几位法律人士。

北京SKP B1F地铁口取餐处,一美团外卖员正在取餐。新京报记者 李凯祥 摄

争论一:商场有权禁止外卖员进入吗?

法律专业学生、法律博主李浩源向知道君表示,从目前情况来看,除因健康问题和防疫因素受到限制的外卖员以外,并没有外部法律法规限制外卖员进入商场。

李浩源表示,在现行的《物权法》指导下,自然人和法人对于所有权的产业,具有占有、使用、收益、处分的权能(或部分权能)。即作为商场方管理者,对商业空间可以行使物尽其用、不受妨害的私权,对该区域进行管理。这种管理的内容包括空间的安宁、出入的时间等等。

“举例而言,如果是住宅的主人,为了自己的安宁可以要求外卖员将快递放在屋外,这是没有问题的。如果是商场,进行出入登记,保障安全,这也是没有问题的。”

哈尔滨工程大学人文学院法学系讲师、黑龙江五洲律师事务所兼职律师韩晋认为,本身商场没有权力禁止某一特定人群入内。

其指出,商场拥有的权力是,“倘若在可能影响公共安全、消费者个人安全的情况下,即在某种特定情况下,不让某个人进入商场”。

“比如说,某个消费者在商场出现人身安全问题时,商场是有责任的,所以商场管理者对于内部的安全需要进行一定的保障。”韩晋表示,因此,商场的禁入只能针对特定情况下的个人,而非泛指的某类群体。

“禁止某一类人群进入商场,这一问题的讨论的逻辑起点就是不正确、不合适的,针对某一特定群体的禁入行要求本身就不存在。”韩晋称。

争论二:商场以“身着外卖工作服”为由拒绝外卖员进入合理吗?

李浩源认为,“禁止外卖制服者入内”的限制不具有正当性。他表示,商场作为管理者对商业空间行使的私权是有限的,“因衣着为外卖员便禁止其进入,不具有正当性。”

韩晋则表示,此事不应上升到道德层面。他认为,针对某一场所某种穿着的要求,更多是一种约定俗成的习惯,“就像出席歌剧院,很多人会约定俗成的穿着正装。”

韩晋强调,这件事情的本质不是因为外卖员身着职业装能否进商场的问题,如果仅从表象去感性判断这个问题的话,很容易被误导,进而上升到道德甚至特定群体歧视层面,这种思考逻辑本身是错误的。

他认为,唯一的争议可能在于商场有无权利禁止某个特定的人,比如衣冠不整的人进入。他认为,商场是有权力的,一方面是出于安全性、危险性的考虑,“当然不能轻易怀疑某个人”;另一方面,商场本身是为消费者服务的,商场需要考虑商户的利益和其他消费者的利益,有维护环境的职责。

韩晋指出,个体的私权不能影响到公共利益。“当然,凡事都有例外,比如出现突发事件的情况下,商场的公共场所可能是不能将他人排除在外,这样的话是违法的。”

争论三:商场是否应该为外卖员设立专用通道?

针对商场为外卖员设置专门取餐通道一事,同样存在争议。

有人认为,应该将外卖员同顾客一样一视同仁,不应差别对待;也有人认为,为外卖员设置专门取餐通道非常合理,有效避免了因外卖员在商场内行走、取餐时为商场其他普通顾客带来的困扰。

李浩源认为,如果公共空间中,基于公众习惯和对公共安宁的考虑,可以采取明确的管理措施,对外卖人员的出入作出合理的限制。

他举例称,在一栋业务繁忙的大楼,在某一个时段电梯十分拥挤,来往也很频繁,考虑到外卖员外卖工作的特殊性,对于外卖员使用电梯、自由上下进行限制,设置外卖取用点完成外卖,这一常见的行为就不会受到非议。

韩晋表示,商场与其入驻的商户会签署一定的管理规定,会对商户的员工管理有所规定。他解释,这就是为何很多商场的工作人员进出商场只走员工通道而非消费者通道的原因,这是尊重商场、尊重消费者的体现,且是很多商场管理的基本方法。

他表示,在合同的约定下,商场对商户有约束力,商户也应该尊重并服从商场的管理,商户员工走员工通道就是其中一条。“外卖员本身不是消费者,应该算作商场内商户自己员工的一种延伸,即应该被视作员工,只不过是暂时性的委托关系。”韩晋说,在这样的判断下,外卖员理应通过员工通道取餐非常合理、没有任何问题。

此外,他还指出,由于商场内餐饮仅是一部分,还存在大量销售其他商品的商户,倘若大量外卖员穿梭其中,不仅可能会为商场顾客带来安全隐患,还可能影响其他类别商户的正当权益。

7月12日下午3时许,北京SKP B1F地铁口取餐处,一蜂鸟外卖员坐在楼梯上,等待商家将外卖送出来。新京报记者 李凯祥 摄

对话视频发布者:“我想表达对这种区别对待的愤怒”

今天下午,发布该视频的微博博主“曹导”接受知道君专访时表示,上述视频拍摄于一个多月前,当时她身着外卖骑手的工作服,在进入商场取餐时被保安拦住,“保安说我穿着外卖员工服是不能进的,但是只要披上一个外套就可以进。

之后,她试图从员工通道进入也遭拒绝,同时没有商场工作人员告知有专门外卖取餐点。

“曹导”告诉知道君,其发布视频整体想表达的是在三天体验中看到的这个行业的问题,以及对于SKP这种商场对工作服区别对待的愤怒,“在我的体验中,SKP对整个外卖行业以工服来区别对待,我觉得就是一种歧视。”

知道君:当时你被商场拒绝进入的整个过程是什么样的?

曹导:这个视频是一个多月前拍的,当时我要去SKP B1的一个奶茶店取奶茶,我就随便找了一个1楼的商场入口,在门口就被保安拦住了,保安就说穿着我的外卖员工服是不能进的,但是只要披上一个外套就可以进。但是那天很热有38℃,我没有带外套。然后保安说可以让商户送出来,我就打电话给商户。

视频里有一个小细节,是我打给商户,她说“别人都可以进为什么你不可以进”,其实是我当时打错电话了,打了另一个商场的奶茶店的电话,因为接了好几单太忙了。所以其实SKP的这个大门就是不让进的。

然后保安说你去走员工通道,给我指了员工通道的方向。我就去了员工通道,就在1楼这个门附近一个很小的门。结果员工通道的人也跟我说外卖不能进商场,说员工通道就是给SKP员工的通道,不是给外卖员的通道,让我去地铁口。我就跑去地铁口,然后地铁口的保安也不让进。这时候我就打了正确的商家电话,但是一直没人接,当时已经超时了十几分钟,这会导致我后面的单都超时,所以我已经非常着急了。

知道君:SKP商场今天的回应说,商场有外卖员的专门等候区,当时有提示吗?

曹导:我拍视频的时候,北京已经四五十天没有新增病例了,没看到商场门口有提示牌。整个过程中,没有任何商场工作人员跟我说有专门的外卖取餐点。

知道君:其他外卖员是怎么进入SKP的?

曹导:我了解到,其实有些外卖员是没有穿工作服进去的。外卖平台规定是需要穿工作服的,但是老骑手可能知道商场的规定,会选择不穿工服或者带一个薄外套在身上,但是作为新手我是不知道的。

知道君:你在视频中提出,商场行为是一种“系统性行业歧视”,为什么得出这个结论?

曹导:我觉得歧视的定义就是,根据外形、职业、性别、种族等等进行区别对待,并且阻碍了这一个群体的正常工作生活。而SKP剥夺了外卖骑手身穿工作服进入一个公共空间的权利,那我觉得就是一种歧视。

知道君:视频里你有一些尖锐的“吐槽”,你也把这段剪辑在了视频最前面,有人质疑,你制作这个视频是不是想引起争议,突出对立?

曹导:我是一个普通人,去做了外卖骑手,我当时遭到了不公正待遇,产生了愤怒的情绪。我觉得我有愤怒的权利,并且有把我的愤怒表达出来的权利。我把愤怒的这部分剪辑放到视频最前面,是因为这是我这次体验中最让我生气,给我感触最深的一段经历。

知道君:视频发布之前想过会火吗?

曹导:说实话没有。因为我本身是职业的旅行vlogger,拍完这个视频我就去继续拍其他的旅行视频了。昨天凌晨这个视频发布的时候,我人在西藏信号不稳定,早上起来看到有三千多个赞,比我平时的视频好一点,我就开车去冰川了,一路上都没有信号。后来到冰川之后连上信号,才发现已经上热搜了。我当时有点懵,因为我之前也没上过热搜,也没想过会这么受关注。

知道君:为什么开始拍职业体验,并且选择体验外卖骑手这个职业?

曹导:做职业体验其实策划了挺久的,前一阵因为疫情不能到处跑,就开始做这个。第一个体验的职业是私家侦探,然后再做的就是外卖,所以有比较猎奇的也有比较接近现实生活的。

其实一些猎奇的行业准入门槛很高,说是职业体验但我可能只能跟一天,看他们是怎么做的,我没有办法亲自上手,视频本质上只是去介绍这个职业,不会有很私人的感触。像外卖这种比较贴近现实生活的职业,其实技术门槛不高,大家都可以去注册、接单,都可以去体验,但会有更多感受。

相关新闻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内容转载来自网络,内容真实及可靠性,不代表本站的观点。!